Skip to main content
 首頁 » 軍閥趣史

一代梟雄袁世凱的悲情人生:死后竟靠募捐辦喪事

2018年09月02日9760百度已收錄
由于袁世凱的葬禮過于奢華,最后結算的時候發現入不敷出,政府所撥的專款扣去葬禮費用后不足以建造墓地工程。為此,徐世昌、段祺瑞、王士珍等八人聯名發起公啟,請求社會各界人士解囊相助,最后又湊到25萬元,才最終結束了袁世凱的喪事。 在袁世凱復辟鬧劇中,最令人捧腹的莫過于“太子”袁克定偽造《順天時報》來蒙騙老頭子一事。不錯,《順天時報》是袁世凱每天都要讀的,因為這份報紙不僅發行量大,而且是日本人在天津所辦的漢文報紙(從中可以看出日本政府的動向),而當時袁世凱對日本的態度是最為敏感的。“知子莫若父”,反之亦然,袁克定為了促成老頭子稱帝、以圓自己的“太子夢”,竟然不惜偽造了一份專門刊登一些鼓吹帝制、擁護袁大總統做皇帝之類消息的假《順天時報》,并每天偷梁換柱地送給袁世凱看,這就不得不說是一樁奇談了。據袁世凱最寵愛的三女兒袁靜雪回憶說:“假版的《順天時報》是大哥(袁克定)糾合一班人搞出來的,不但給父親看的是假版,就是給家里其他人看的也是假的。大哥使我們一家人和真實的消息隔絕了開來。不料有一天,我的一個丫頭要回家探望她的父親,我當時是最愛吃黑皮的五香酥蠶豆的,于是讓她順便買一些帶回來吃。第二天,這個丫頭買來一大包,是用整張的《順天時報》包著帶回來的。我在吃蠶豆的時候,無意中看到這張前幾天的報紙,竟然和我們平時所看到的《順天時報》的論調不同,就趕忙尋著同一天的報紙來查對,結果發現日期相同,而內容很多都不一樣。我當時覺得非常奇怪,便去找二哥(袁克文)問是怎么回事。二哥說,他在外邊早已看見和府里不同的《順天時報》了,只是不敢對我父親說明。他接著問我:‘你敢不敢說?’我說:‘我敢。’等到當天晚上,我便把真的《順天時報》拿給了父親,我父親看了之后,便問從哪里弄來的,我便照實說了。我父親當時眉頭緊皺,沒有任何表示,只說了句:‘去玩去吧。’第二天清晨,他把大哥找了來,及至問明是他搗的鬼,父親氣憤已極,就在大哥跪著求饒的聲音中,用皮鞭子把大哥痛打了一頓,一邊打,一邊還罵他‘欺父誤國’。從這以后,我父親見著他就有氣,無論他說些什么,我父親總是面孔一板,從鼻子里發出‘哼’的一聲,不再和他多說什么話,以表示對他的不信任。”袁克定雖然在緊要關頭失去了老頭子的信任,不過他還有一個殺手锏,那就是令袁世凱揮之不去的“家族魔咒”。這事說來也蹊蹺得很,在袁世凱家族中,外出做官的從沒有活過60歲的,如袁甲三、袁保恒、袁保齡、袁保慶,乃至袁世凱自己的父親袁保中,也系壯年而終。由此,60歲這道大關也就成為壓在袁世凱心中長久的夢魘,揮之不去,而從民國建立后開始,袁世凱的身體每況愈下,這更是令他感到疑神疑鬼。  
袁世凱 在年屆六十的大限即將來臨時,袁克定一再進言,宣稱“只有稱帝才突破這一魔咒”,這就不能不對袁世凱產生強大的吸引力了。是啊,皇帝乃“九五之尊”,位極天下,世界上還有什么比這個更尊貴呢?或許,這個魔咒真的不敢侵犯“真命天子”?要說起來,袁世凱在那個時代也是迷信的人,稱帝一事若全怪在袁克定身上,也不公道。 和袁克定熱衷于帝制形成鮮明對比的是,袁世凱的二兒子袁克文(字寒云)卻對此漠不關心。不僅如此,這位“皇二子”甚至還寫了首諷父詩,可算是民國古體詩中難得的佳品: 乍著微棉強自勝,陰晴向晚未分明;南回寒雁掩孤月,西落驕陽黯九城。 駒隙存身爭一瞬,蛩聲警夜欲三更;絕憐高處多風雨,莫到瓊樓最上層。 詩的最后兩句是重點,無外乎勸老頭子千萬“莫到瓊樓最上層”,否則站得高,跌得重,老本全賠光光。可惜的是,袁世凱書讀得不夠多,蘇東坡在《水調歌頭·中秋》中也說,“高處不勝寒”,而他頭腦一時發熱,竟已忘卻了。 在一番緊鑼密鼓的準備后,袁世凱揖讓再三,最終接受了國民的“擁戴”,真的要改制當皇帝了。正式登基的黃道吉日定在1916年1月1日,在此之前,袁世凱決定先舉行一次百官朝賀會,日子讓袁克定來挑。袁克定急不可耐,說:“就明天,12月13日就是個好日子!” 次日上午,袁世凱在中南海舉行百官朝賀會。由于時間倉促,事前也沒有做什么準備,前來朝賀的官員只包括在京的官員,地方大員們都沒有參加。滑稽的是,這次朝拜既沒有統一服裝,也沒有規定程序,來賀的官員有的穿著長袍馬褂,有的則身著西裝禮服,武官更是戎裝入賀,而有的閑職人員干脆穿著便服就來了。 儀式由袁皇上的“御干兒”段芝貴主持,但讓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,皇上竟然命朝賀時行三鞠躬禮,他想象中的三叩九拜竟然無從施展,令他懊惱不已。當天9點整,在四名武官的引導下,袁世凱來到居仁堂,但他并沒有穿上大家所猜想的那身價值百萬的龍袞服和皇冠,而是身著大元帥戎裝,甚至連帽子都沒有戴(因為他素來討厭那頂插羽毛的元帥軍帽)。不過,這反顯得他那大腦袋更加油光锃亮,仿佛紫氣東來,洪福齊天。 盡管文武百官已經分成班次,但段芝貴是個武人,也不懂得什么司儀的規矩,還沒有等袁皇上就座,他自己搶先拜了下去,而旁人也因無人指揮,參拜時亂七八糟,有鞠躬的,有下拜的,也有喊“皇帝萬歲”的,參差不齊,反弄得袁皇上坐也不是,站也不是,躊躇半天,只是左手扶著御座龍椅,右手還手掌向上,頻頻向鞠躬叩拜者點頭示意。 朝賀儀式結束后,袁皇上便讓大家散去,各自回去上班,就連筵席都沒有請大家吃一頓。等大家走出居仁堂后,這才回過神來:這朝賀儀式也未免太簡陋、太節約了吧!就跟平常一樣,好像是關門做皇帝,偷偷摸摸、見不得人似的……這算怎么回事嗎? 可不就是這樣,等到蔡鍔、唐繼堯等人在云南舉起“護國”大旗,袁世凱只好將登基日期后推,說要等平定了叛亂再行登基,不料這一推就遙遙無期,而護國戰爭也非一時半會能結束的,結果袁世凱至死都沒有正式登基,充其量也就是個“關門皇帝”。 在中國古代歷史上,一個新王朝建立之后都要“徙居處、改正朔、易服色、變犧牲”,這“犧牲”祭品變不變倒無關緊要,國都也是好不容易爭取來的,因此“徙居處”也就大可不必;但在“改正朔”上還是需要做做文章的,那就是在1916年后廢民國五年而改行洪憲元年,歷法也改用《洪憲元年歷書》;至于“易服色”,按今文經學的“夏黑商白周赤”的三統循環理論,洪憲王朝應崇尚紅色,因而登基三大殿的廊柱都要刷成紅色,瓦也要換成紅瓦,以示喜慶。 由于袁世凱的葬禮過于奢華,最后結算的時候發現入不敷出,政府所撥的專款扣去葬禮費用后不足以建造墓地工程。為此,徐世昌、段祺瑞、王士珍等八人聯名發起公啟,請求社會各界人士解囊相助,最后又湊到25萬元,才最終結束了袁世凱的喪事。 除此之外,皇帝登基得對有功之臣封王賞爵,好處均沾,但這里也遇到了一點小問題,那就是之前的故人舊友,袁皇上也不好意思讓他們稱臣,于是便想出列入舊侶(計有載灃、奕劻、世續、那桐、錫良等數人,均為前清王公或者名督)、故友(計有徐世昌、趙爾巽、張謇、李經羲,即后來的“嵩山四友”)、耆碩(王闿運、馬相伯等)三類,這些人可以享受不臣之禮。至于各省將軍、巡按使、護軍使、鎮守使、師旅長以上人等,分別按“公、侯、伯、子、男”五等爵位分封,見者有份,一口氣就封了128個,就連已故的前國務總理趙秉鈞也追封了一等公。 在這歡快的日子里,也有不和諧音,譬如朝賀儀式上,前陸軍總長、老部下段祺瑞和前副總統黎元洪(袁世凱做了皇帝,黎副總統當然就成了前副總統)就不曾前來。袁世凱給黎元洪封了個“武義親王”,不料這前副總統卻屢加拒絕,不肯接受。這事傳出去后,一首童謠也不脛而走:“好江山,做不牢;好江山,坐不牢;親王奉送沒人要!” 袁世凱稱帝過程中,曾追隨他多年的兩位老友嚴修和張一麐卻對復辟帝制明確表示反對,他們一再勸阻袁世凱不要走上這條絕路,但袁世凱終究未曾醒悟。開弓沒有回頭箭,世界上終究沒有后悔藥可吃,在后來取消帝制的當天晚上,袁世凱把張一麐找來談話,極其悔恨地說:“我當時沒有聽你和范孫(嚴修的字)的話,現在想來真是又悔又愧啊!范孫跟隨我多年,從來沒有跟我提起過什么官階升遷;你在我的幕府中也有十幾年了,也是從來沒有提過什么個人要求。可見那些淡泊名利、榮華富貴、功名利祿的人是多么的可貴,這才是真正的國士啊!那些曾經推戴我的人,難道他們真的是為國為民嗎?他們今天推戴我為皇帝,明天就可能反對帝制,這種人真是比比皆是哪!總之,我辦事情的時候多,讀書的時候少,這也是咎由自取,怪不得別人。” 最后,袁世凱沉痛地說:“只是誤我事小,誤國事大,當國者不能不引以為戒啊!” 到最后,袁世凱的身體也頂不住了,稱王稱帝非但沒有幫助他破除家族魔咒,反而加速了他的死亡。據袁靜雪回憶說,在1916年的元宵節,正當全家人圍在一起吃元宵的時候,六、八、九三個姨太太為了“妃”、“嬪”的名分又在袁世凱的面前大聲爭吵了起來。袁世凱見后長嘆了一口氣,說:“你們不要再鬧了!你們都要回彰德去,等著送我的靈柩一塊兒回去吧!”說完,袁世凱便起身回辦公室了。當時護國戰爭已經爆發,袁世凱整日憂心忡忡,精神不振,再被家里這么一鬧后,袁世凱從那天開始便飯量減少,慢慢就懨懨成病了。 在各方要求總統退位的聲浪中,袁世凱方寸已亂,退位心有不甘,接著開戰又有所不能,弄到最后,心力憔悴,他的身體也垮了。到了1916年5月的最后幾天,袁世凱已經不能辦公;6月5日,袁世凱一度休克昏迷;延至6月6日的凌晨6點,袁世凱終于一命歸西。 由于袁世凱的葬禮過于奢華,最后結算的時候發現入不敷出,政府所撥的專款扣去葬禮費用后不足以建造墓地工程。為此,徐世昌、段祺瑞、王士珍等八人聯名發起公啟,請求社會各界人士解囊相助,最后又湊到25萬元,才最終結束了袁世凱的喪事。 袁世凱在清末的時候得過軟足病,這也是當時攝政王載灃將他開缺的由頭。辛亥革命爆發后,袁世凱復出,在入宮的時候還需要仆役攙扶。這一次,袁世凱得的病是膀胱結石導致尿毒感染全身,原本這個病是不會導致生命危險的,但袁世凱為人比較固執,一直不肯看西醫、不肯動手術(大概也是因為發病的位置特殊,羞于啟齒),加上帝制后的種種不順,急火攻心,更是加重了他的病情。 等到病情急劇惡化、小便不暢后,在袁克定的堅持下,袁世凱才讓法國醫生貝希葉前來診治,但此刻為時已晚。貝希葉建議袁世凱到醫院去動手術,或許還有一線生機,但被袁世凱拒絕。在這種情況下,貝希葉只好在袁世凱臥室給他導尿,但此時導出來的全是血尿。袁世凱自知不起,便急忙讓人把徐世昌和段祺瑞找來,并把總統大印交給徐世昌,說:“總統應該是黎宋卿(黎元洪的字)的,我就是好了,也準備回彰德去。” 據說,袁世凱在6日凌晨昏厥復蘇之后,對侍疾在側的老友徐世昌低聲說“楊度楊度,誤我誤我”;也有人說,袁世凱臨終時說:“是他害了我!”袁世凱也沒說這個“他”到底是誰,一般人都認為指的就是大公子袁克定。要說這復辟丑劇,袁克定還真要負一半的責任,他自己想做太子想瘋了,結果是把老頭子推到火上去烤,害得袁世凱一代梟雄,最后為這豎子所害,落得個可惜可笑又可嘆的千古罵名,真是窩囊至極。袁克定這個人,不文不武,品不高,德不顯,糊涂半生且不說,晚年還好男寵,結果因此而傾家蕩產,潦倒而終。袁世凱有這樣一個太子,又怎能不敗? 袁世凱死后,那些在護國戰爭中明里暗里反對他的袍澤故舊也紛紛“冰釋前嫌”,或親自或派隨員趕到北京沉痛悼念老領導,所以袁世凱的葬禮也辦得風風光光,備極哀榮。最可嘆是那御干兒、奉天將軍段芝貴,他在得知袁世凱死訊后急忙從關外星夜兼程趕來,等到了新華宮靈前更是呼天搶地,涕淚漣漣,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死的就是他親爹(真是孝子!)。 由于袁世凱的葬禮過于奢華,最后結算的時候發現入不敷出,政府所撥的專款扣去葬禮費用后不足以建造墓地工程。為此,徐世昌、段祺瑞、王士珍等八人聯名發起公啟,請求社會各界人士解囊相助,最后又湊到25萬元,才最終結束了袁世凱的喪事。 一代梟雄,落得如此下場,豈不可悲可嘆?
評論列表暫無評論
發表評論
英雄吕布走势图
贵州快3开奖 棋牌游戏娱乐 sina比分 辉煌棋牌老版本 大众麻将规则胡图解 10分赛车先 东莞股票配资招聘 好运彩app 中超赛程 吉祥棋牌官方下载 血流成河麻将规则 3d今晚的试机号和 股票融资是好还是坏 好运彩彩票网 德甲视频直播网站 快速赛车彩票是正规的吗